赋予设计以灵魂的日本设计大师喜多俊之作品探析

摘 要:通过对日本设计大师喜多俊之作品的分析与研究,来探求现代设计除形式与功能之外的第三个关注点,为传统与现代设计的结合提供一个可遵循的道路。从喜多俊之的设计作品入手,通过传统材质、传统工艺与以人为本等三个方面的作品特征,结合其实际案例来解读喜多俊之的设计理念,分析他是如何赋予设计以灵魂的。设计中除形式与功能外,还需要在传统与现代设计之间找到平衡点并为其注入灵魂,这样的产品才能够使人感觉到亲近,感受到人性化所在。
关键字:喜多俊之;设计灵魂;传统与现代;人性化


一、背景

20世纪50年代,战后日本的政治和经济都受到美国的控制和援助,在日本设计领域首先引入的是美国的工业设计体系,这个时期日本的各个方面都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此后不久,日本设计界逐渐放弃对国外产品的模仿,提倡大力发展国内优秀工艺品的设计,这使得日本的设计及制造业发展出现了一种传统手工艺与现代工业“双轨并行”的现象。促成这个局面的产生,基于以下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由于战后日本设计界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向西方学习上,而忽视了传统手工艺的发展,导致很多品质低下的日本手工艺制品充斥于国内外市场之中;二是由于日本受到西方工业化的冲击导致很多传统手工艺濒临失传,使得民众呼吁重拾传统手工艺之声日益高涨;三是日本的新生代设计师逐渐意识到必须将其优秀的传统手工艺与现代产品相结合,才能够让日本设计走向世界。

到了20世纪60年代,在经过近十年的盲目模仿和坚持不受欢迎的“用毕即弃”理念后,日本政府重新调整了工业发展方向,制定了新的经济计划,对全国经济发展提出了统筹安排,并派遣国内设计师到美国设计院校进行专业考察与交流。日本一方面在国内提倡继承和发展传统手工艺,另一方面继续仰赖美国的亲日政策及经济扶持,研究及学习国际上前沿的设计风格,向国际化发展。日本政府还制定鼓励出口的外贸政策,将本国设计与制造的产品销往世界各地来刺激经济的复苏,日本的现代设计也随之进入到一个新的飞速发展阶段。日本著名设计师喜多俊之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喜多俊之是一位善于把传统元素与现代审美相融合的设计师,他特别强调要赋予设计以“灵魂”。喜多俊之的设计实现了传统材质与现代设计之间的结合,并将传统工艺自然地融入现代设计中,在设计与制作产品时始终强调以人为本的理念,同时将制作者的感情注入产品,使之拥有“人性化”的特征,让现代人能够更好地欣赏到日本传统的工艺之美。

二、喜多俊之简介

图1 喜多俊之(1942~)

喜多俊之(1942~,图1),生于大阪府,日本国宝级工业设计师,被誉为最欧洲的日本设计大师,“IDK设计研究所”株式会社社长。1964年(22岁)毕业于浪速短期大学(现大阪艺术大学前身)工业设计专业,曾工作于大阪铝制品公司。20世纪60年代末将其设计业务从日本拓展到意大利,1969年(27岁)在意大利米兰和日本开展设计、研发与制造活动,在国际上致力于产品、家具、环境等设计领域,[1]并于1975年(33岁)获得日本室内设计师协会(JID)奖。1981年(39岁)其作品“温克”椅子(WINK)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列为永久收藏。1983(41岁)获得美国产品设计协会奖,1984年(42岁)作品“科克”桌(KICK)再次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列为永久收藏,1990年(48岁)在西班牙获得“黄金三角洲”(Delta de Oro)金奖。1992年(50岁)担任塞维利亚世界博览会日本展馆回转剧场注1的内部装修及家具设计。1997年(55岁)作品“多语种椅子”(Multi Lingual Chair)被选送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及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作为永久收藏。2000年(58岁)在意大利举办个展。2003年(61岁)其设计的液晶电视夏普“阿奎斯”(AQUOS)获得日本“好设计”(Good Design)金奖。2010年(68岁)喜多俊之签约位于顺德北滘的广东工业设计城,这是他在华设立的首个工业设计咨询服务机构。

喜多俊之认为一件产品包含了材料配件、制造工艺与制作者技能等多种信息,当全部去除这些要素时,剩下的就是造物者的信念及灌注于作品的灵魂。[2]喜多俊之习惯将自己的设计方案记载并保留下来,再次设计时拿出以前的方案作为参考,以启迪新的设计思维。喜多俊之坚持自己的设计风格,特别关注生活方式与世界环境的改变、人与自然的平衡以及设计的可持续发展,并由始至终将这种思维体现在他的作品中。

三、喜多俊之作品探析

意大利哲学家乔尔丹诺·布鲁诺注2(Giordano Bruno,1548~1600)曾经说过,“灵魂之美胜过身体之美”。喜多俊之的设计实现了传统材质与现代设计之间的平衡,在各项要素之间找到平衡点,处理好了材质与设计之间的关系。他巧妙地将传统工艺融入现代设计之中,让现代人能够欣赏到传统的美,在设计上忠于“人性”特征与现代设计的契合,将制作者的感情注入到产品中,使之拥有“人性化”的品质,令消费者体会到设计作品的情感所在。

(一)实现传统材质与现代设计之平衡
喜多俊之认为设计是一个在各项要素之间找到平衡点的工作,要考虑消费者的情感、审美以及经济能力等。例如一个玻璃杯的设计,在满足盛水这个基本的功能外,美观性要足够,材料还要安全、环保,同时价格又不能太贵。1968年(26岁)左右,喜多俊之邂逅了日本“美浓和纸”的纸匠大师古田行三,并与之探索美浓和纸的耐热性、透光性等性能,尝试以美浓和纸这种纯天然纤维材料取代现代化学纸浆来做灯具。1971年,他首次将日本传统的手抄纸“美浓和纸”作为灯罩,为日本品牌“上品生活”(stile LIFE) 设计了 “凧(风筝)”(TAKO)灯具,同年引入意大利市场并大获成功,这在那时塑料全盛的时期是一个大胆的尝试。[3]“凧”灯采用传统材质为元素,依此来营造一种简约主义的风格特征。美浓和纸具有优异的特性,它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泛黄、发生质变,且纸质强韧、纤维均匀。在试验中,喜多俊之发现美浓和纸有一个缺点,就是透光性相对较弱,灯光照射到和纸上时,亮度达不到理想效果。喜多俊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便请古田行三将纸中央圆形受光面的厚度减少了一半,这样便解决了光线昏暗的问题。而后喜多俊之又发现,如果只有一个圆环为光照中心,就会出现有灯光的地方光线特别强,而离光线较远的地方就会变得阴暗。如果制作四个相同的圆环为光照面的话,光线仿佛有了生命般在纸中纤维的连接下“流动”起来,可以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情,气氛会更加丰富,遂又请古田将大小相同的圆形受光面增加到四个(见图2)。这件作品一经推向市场便大获成功,也为喜多俊之积累了相当多的人气。

图2 “凧”(TAKO)灯,1971年
stile LIFE (日本)

喜多俊之逆潮流而上,随后又以美浓和纸为材料设计制作了“京”(KYO)台灯(图3)。此时喜多俊之已经很熟练地将和纸作为灯罩应用到设计中。如何在制作时能够均匀地呈现出褶皱,喜多俊之在多次试验后发现要先做出圆形或半月形的框,将和纸嵌进去,平放后从正上方按压后才会形成。他并没有刻意地去制作褶皱,而是自然地利用这种手工和纸特有的轻柔、坚韧的性质,根据灯具在装箱时需要压缩折叠时而随机产生的纹理与线条,展示和纸本来的面目,使得灯具有一种细腻的古典美感,体现东西方结合的风韵,也更加淋漓尽致地诠释了东方哲学的意蕴。这正是喜多俊之作品中所体现的传统材质与现代设计之间的平衡。

图3 “京”(KYO)灯具,1971年
stile LIFE (日本)

(二)促进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之融合
喜多俊之觉得日本的传统手工艺是匠师与物品心心相通、融入了人的灵魂的艺术。[4]上世纪70年代起,我们就可以在他的作品里窥见日本传统手工艺的影子,他潜心研究日本濒临没落及失传的传统手工艺技术并将之巧妙地融入其作品。[5]喜多俊之对日本传统的瓷器、木工等传统手工艺十分关注,特别是付出了大量精力在“漆细工”之中,制作出了很多值得回味的产品,“漆细工”即漆器的精细制作。日本石川县轮岛市以盛产“轮岛涂”(轮岛漆器)而闻名日本。现代工业化生产强烈地冲击日本民众一向信仰的传统手工艺技术,很多传统的家族企业倒闭破产,轮岛漆器制造业也在此背景下变得越来越萎靡不振。喜多俊之为了帮助逐渐衰退的轮岛漆器开拓新的道路,决定从传统工艺上入手。漆器的制作过程是以彻底分工的方式进行的,大致分为制作木胚、涂漆、研磨、细部装饰等流程,直到完成一个成品约需半年时间。他从制胚开始做起,每一步都紧紧遵守传统工艺进行。在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大量走访和学习后,为设在轮岛市的漆制品标杆企业——大向高州堂设计并完成了一套漆器,并命名为珍藏“喜多”(KITA)系列(图4)。

图4 “喜多 ”(KITA)系列漆器,1986年
大向高洲堂(日本)

2005年(63岁),喜多俊之在参观德国法兰克福展览会时发现了日本神奈川县小原田的拼木工艺。拼木是将各种天然色彩的木材重新叠加并拼合而成,视觉上类似于马赛克的效果,然后再采用传统工艺制作成各种产品。喜多俊之了解到,跟轮岛漆器一样,拼木工艺也在当今工业化制约下而举步维艰。因此他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促进传统工艺与当代设计之间的融合,如何与现代商业发生关系。在进行充分的调研与学习后,喜多俊之决定充分利用传统工艺的精华,结合现代设计之手法,在不改变传统制作方法的同时,赋予拼木工艺品适用于现代人使用的功能与造型,最大化地将传统工艺技术与现代设计相融合,利用大色块图样制作了一套拼木盆与茶罐(图5),并在2007年在米兰个人展览中展出。喜多俊之很好地传承了传统文化的精华,又不失创新且与时代同步。

图5 拼木工艺,2007年
米兰个人展

(三)忠于以人为本与现代设计之契合
以人为本即设计人性化的表达方式就在于以有形的“物质态”去反映和承载无形的“精神态”。[6]喜多俊之认为好的产品需要被赋予“灵魂”,理当从人本位的角度考虑,综合各项要素的影响,使设计更好地服务于人。日本设计师金子修也觉得“设计”就是“意匠”,“意”是由“音”字和“心”字组合而成,就是用心去倾听万物之音;“匠”是“工”字和“斤”字的组合,就是器材箱里的工具。因此,设计就是匠心,就是用心凝听万物的声音后,再利用器材去为使用者设计一个人性化的用具。[7]

图6 “温克”(WINK)椅,1980年
CASSINA(意大利)

喜多俊之在设计“温克”(WINK)椅子(图6)时洞察到,一把椅子不仅仅要具备能够使人入坐、外观吸引人等要素,还要赋予它有趣的灵魂,给予它“人性”。他从人性化的角度去克服人们在使用器具时冷冰冰的情感体验,在细节的处理上让人能够有一个良好的感受。喜多俊之还认为产品的名字很重要,就像人一样,一个有趣的名称就能够让人感受到喜悦,所以在深思熟虑、结合椅子的形态等因素之后,喜多俊之为它命名为“温克”(WINK)。“Wink”本来是一个英文单词,为“眨眼”的意思。“温克”椅子有着一双大耳朵,如同米老鼠的耳朵般可爱。椅子的侧面造型犹如一跪坐于地的女子侧影,人坐于其中如同依偎于慈母的怀抱,这种情感关怀直触使用者的心灵。[8]你还可以仰面依靠在它身上,并舒畅地伸展双腿,两只耳朵可以根据需要前后翻折,座椅布面还可拆卸,方便日常清洁。1984年,同样可爱的桌子——“科克”桌(KICK)(图7)诞生了,“科克”桌是为了与“温克”(WINK)椅配套设计的。喜多俊之最初在设计它时头脑里始终在想,怎么才能够让桌子更“听话”,使用起来更加方便,甚至成为使用者家中的“宠物”呢?这种想法至始至终贯穿于“科克”桌的设计之中。喜多俊之为它取名为“KICK”,是因为它脚部两颗灵巧的轮子能够以另外一条椅子腿为支点进行旋转,任由使用者踢来踢去,这样的话它就可以很方便地随你“走”到家中的每个角落,像心爱的宠物般那样可爱。桌子采用气压升降的技术,可根据使用者的需要升高或降低,实用性又大大增强。

图7 “科克”(KICK)桌,1983年
CASSINA(意大利)

2001年(59岁),喜多俊之为日本夏普(SHARP)公司设计了“阿奎斯”(AQUOS)系列液晶电视(图8)并大获成功。2003年夏普公司又凭借“阿奎斯”博得美国“艾美奖”(Emmy Awards)注3。喜多俊之在设计之初,考虑到以往的液晶屏幕让人感觉到冰冷坚硬、毫无感情,这样并不利于消费者的情感体验。为了改变电视呆板生硬的视觉形象,他巧妙地为“阿奎斯”添加了“表情”,他将两个电视扬声器分别置于屏幕下方,并辅以柔和的曲线与电视外框融为一体,温和却又不失棱角,这样看起来好像“阿奎斯”在冲着观众微笑,使人体会俏皮和温暖的感受。除此之外,喜多俊之还增添了电视开、关机的画面,即在电视打开和关闭时的一瞬间,都会出现亲切的过渡画面,这一设计细节深受消费者喜爱,进一步拉近了人与物之间心灵的距离,使得电视不再是一个仅仅接收视听讯息的现代工具,而是拥有了让使用者感到温暖的“人性”关怀。

图8 “阿奎斯”(AQUOS)液晶电视,2001年
夏普SHARP(日本)

结语

喜多俊之作为日本国宝级工业设计师,在设计的两个基本关键词“形式”和“功能”之外,又加入“灵魂”,他常常在不同场合提出一个设计师想要设计出让人喜爱的产品,就需要赋予设计以灵魂。喜多俊之也是一名“环保设计”的积极倡导者,他的作品大量采用自然的传统材料进行制作。而作为一位工业设计从业者,尤其是作为知名设计大师,他大胆地将传统材质、工艺与现代设计相结合,并赋予其“人性化”特征,发扬和继承传统工艺。喜多俊之在设计中坚持不懈地追求“灵魂”这一要素,每件作品都精益求精,力求将传统与现代完美地相融合,而他的设计之路也正是日本工业设计走向辉煌的历史写照。

喜多俊之的工业设计作品强调“灵魂”,通过自己对传统工艺的全面把握和理解,以赋予产品精神内涵为出发点,考虑人们的使用习惯和感受,对每一处细节精心设计,运用有形的物质材料来表达无形的精神意涵,突出产品的内在文化性。运用传统材质、工艺与现代设计结合的手法,关注消费者的原始需求,唤醒使用者的情感体验,让其感受到幸福,又提高了工业设计的审美价值,进一步完善了其内在理念。


注释

注1:塞维利亚世界博览会日本展馆内的剧场,是在机械控制下可进行角度变化的旋转剧场。
注2:乔尔丹诺·布鲁诺,意大利思想家、自然科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他勇敢地捍卫和发展了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并把它传遍欧洲,被世人誉为是反教会、反经院哲学的战士,是捍卫真理的殉道者。
注3:艾美奖(Emmy Awards)是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地位如同奥斯卡奖于电影界和格莱美奖于音乐界一样重要。国际艾美奖的宗旨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制作或播映,高质量电视节目都应该得到全行业认可。

参考文献

[1]曹祥哲.走进喜多俊之的产品设计世界[J].设计,2013(06):154-155.
[2][日]喜多俊之.给设计以灵魂[M].郭菀琪.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2:12-13.
[3]李尧嶷.手工品性给予现代设计以灵魂[J].美与时代(上),2015(11):45-47.
[4]刘蕊.喜多俊之:设计是赋予物品以灵魂[J].设计,2011(02):90-93.
[5]李攀.喜多俊之:喜悦的“设计之魂”[J].21世纪商业评论,2007(05):123-126.
[6]陈鸿俊.道是无“情”却有“情”──设计“人性化”探微[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2001(04):70-77.
[7]李佩玲,黄亚纪.日本の手感设计[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16.
[8]王星伟.幸福产业的缔造者——喜多俊之及其设计思想[J].大众文艺,2017(18):48-49.


作者
王 真王 真1 吴 卫2
(湖南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湖南 长沙410012)
简介
王真(1993~),男,河南安阳人,2017年毕业于信阳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7级硕士研究生,主修视觉传达设计。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湖南师范大学二里半校区研究生一舍,410006。TEL:15674960702。
2、吴卫(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计艺术学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学日本千叶大学デザイン学科。现为中国包装联合会包装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工业设计协会副会长、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工业设计分会委员、湖南省设协设计艺术理论专业委员会主任、湖南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传统艺术符号和高校艺术教育理论研究。


Analysis of the works of Japanese design master Toshiyuki KITA who endows design with the soul
WANG Zhen1.WU Wei2
(Hunan Normal University,Academy of Fine Arts,Changsha 410012, Hunan, China)

Abstract:Based on the analysis and research on the works of Japanese designer Toshiyuki KITA, this paper mainly seeks a third concern of modern design apart from its form and function, with the purpose of providing a path for the combination of traditional design and modern one to follow. Concentrating on how Toshiyuki KITA endows design with the soul, this article interprets his design concept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practical cases, which has been done from three aspects, namely traditional materials, traditional techniques and the people-oriented concept. Accordingly, this analysis reveals that in addition to the form and the function, what should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in design is the balance betwee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Besides, only by ensouling the design can the works make people feel close as well as experience humanization.

Key Words: Toshiyuki KITA; The Soul of Design;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Humanization


文章已发表在《设计》杂志2019年01期